你遇到过多长一根手指或脚趾的人吗?有人认为这种先天性畸形的人并不多,但手足外科的医生们每年都会遇到几十到上百例,以幼儿居多。很多家长为此烦恼,为还孩子一个正常的外貌,健康的未来,千方百计寻找“民间秘方”,这些所谓的“秘方”究竟是否有效呢?带着这一问题,我们找到了衡水市第四人民医院手足外二科的刘增兵主任,听他讲一讲这方面的知识。


家有“六指宝”不信“糊涂招”


    4月20日下午三点,是记者与刘增兵主任约定的采访时间。但他临时有台手术,说了声抱歉先去忙了。他的办公桌上,放着一摞厚厚的资料,记者大致翻了一下,大多是近年来先天性手指、脚趾畸形的病例,重点地方还用不同颜色的笔标注出来,内容非常详实……一个小时后,他回到医办室,一边说着“不好意思”,一边换掉外罩。

   “你来的正巧,刚做的这台手术就是一个先天性多指畸形的手术。”他坐下来开始介绍,“前几天孩子的家长给我发来微信,说孩子的手指已经发炎了,疼得直哭。给孩子进行消炎处理后,我建议他们手术,但家长表示还要再考虑一下。前天中午找来,同意手术。本来按计划排到明后天,看孩子哇哇直哭,疼得实在厉害,炎症也已经减轻到可以手术的程度,我们临时调整时间,破例加了个班。”

    原来,这个孩子自出生后左手拇指处多了一根“手指”,家长不忍心做手术,自作主张听从老人的建议,用一根结实的细绳死死系在这根多余的手指指根,阻碍血液循环,等它自行坏死、脱落。

    他们万万没想到,自扎上绳子后,孩子的哭声就没有断过。几天后,赘生指是发黑了,扎绳处出现明显红肿等炎性症状,眼看着红肿越来越明显。家长连忙带孩子来到四院,检查后发现患处已经有了炎症,建议抗炎治疗后择期给予手术治疗。家长说回家商量,结果当晚孩子扎心的哭声让全家人一夜未眠。次日便来到四院请求治疗。

    刘增兵说,孩子多长的那根手指发育较差,且附着在拇指外侧,属于手术难度最小的那种,本来手术切除很简单术后几乎不影响患手的外观及功能,但是由于指根系绳子导致手指缺血坏死并发炎症,再拖延下去,患处炎症发展,就会出现局部缺血,甚至出现溃烂,极有可能危及手掌甚至其他正常的手指健康。

    由此看来,民间的所谓“绳子疗法”不科学,不可取,这种做法应该坚决摒弃。可是,12年的临床经验让刘增兵了解到,很多家庭都是在先自行采用种种“秘方”无效或者出现并发症后,才选择就医的,这是为啥呢?原因无非有三个。

    第一个,“家丑不可外扬”的封建思想作祟。一些家长认为孩子肢体畸形是一件倒霉的事情,不愿对外宣扬,能拖则拖,能瞒则瞒。孩子长大后,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对孩子将来上学、工作、结婚等造成不可预估的影响。其实,根据我国2016年所进行地新生儿天性缺陷调查中,占比最高的是先天性心脏病,其次就是先天性多指(趾)并指(趾)畸形,合计占比24.6%,这并不是一种稀奇病。刘增兵说,保护孩子,首先家长要转变思想,孩子最佳的治疗时间应该在一周半左右到学龄前。

    第二个,想“少花钱,甚至不花钱治好病”的大有人在。有这种想法的家长虽然不多,但确实存在。其实,此类手术的费用在几千元到上万元,比较复杂的诸如皮瓣、移骨、肌腱修复等费用较贵一些。但,钱可以省,孩子未来的人生是“省”不得的。刘增兵介绍,很多家长并不知道,这项手术费用,有些孩子是可以“全免”的,有些孩子也可以“报销一部分”。近年来,我国一直在推动关于残疾儿童康复救助活动的开展,先天性多指(趾)并指(趾)患儿就在救助的三类儿童之中。为了让大家享受到该政策的福利,四院安排专门人员对患者家庭给予引导帮助,做好登记及申请救助工作。“今年,很多家长带着钱来给孩子做矫形手术,结果一分未花,满意而归。”刘增兵笑着说。他提醒大家到当地残联或四院手足外科门诊咨询一下这项政策,看看自己的孩子在年龄、状况等方面是否符合条件。

    第三个,“孩子太小,等大点了再做也不晚。”刘增冰说,有这个想法的家长很可能会毁了孩子的一生。他接待过几个青年患者,有的是参加工作面试需要,有的是即将结婚,等等,这些患者大多性格内向,不善言辞,极其不自信。有的患者说,从小到大从来不敢主动和小朋友一起玩,因为觉得自己“与别人不一样”。刘增兵说,像这些患者,最需要的不是身体上的矫正,而是心理上的矫正。手术相对更加复杂一些,矫形难度大,效果差,疤痕也会比儿时干预要明显,甚至因为肢体条件不允许手术无法实现满意矫正。

    刘增兵说,手足先天畸形矫形手术时机很重要,累及关节的畸形建议一周半左右手术,不累及关节的畸形可以学龄前手术矫正,太早手术的话孩子耐受麻醉及手术应激的能力差,另外畸形组织还没有发育明显,手术容易出现过火或不及,太晚的话畸形对肢体影响较重,手术难度也增大,手术效果却大打折扣。


医师简介:

刘增兵,男,1979年9月出生,汉族,九三学社社员,医学博士,副主任医师,副教授,现系河北省衡水市第四人民医院手足外二科主任,河北省医学会显微外科学分会常务委员,河北省医学会手外科学分会常务委员,河北省中西医结合学会第三届骨质疏松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河北省肿瘤防治联合会骨肿瘤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华医学会手外科学分会华北地区委员会青年委员,衡水市医师协会手外科医师分会副主任委员,河北科技110专家服务团专家。从事临床工作12年,擅长四肢骨折合并血管神经损伤常规及微创修复,对手足外科各种外伤及疾病的微创治疗以及畸形矫正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及专业知识。近年来在国家级核心期刊及SCI发表论文共20余篇,获得市级科技成果奖2项,参编医学专著2部.


世界肾脏日——保护肾脏,从日常做起
市四院儿二科常大夫和她的“中医小儿推拿术”

上一篇

下一篇

家有“六指宝”不信“糊涂招”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