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介入治疗,大多数老百姓对此知之甚少。但随着现代医疗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受益于现代高科技成果,显著提高了生活质量。

介入放射学又称介入治疗学,是近年迅速发展起来的一门融合了影像诊断和临床治疗于一体的新兴学科。它是在数字减影血管造影机、CT、超声和磁共振等影像设备的引导和监视下,利用穿刺针、导管及其它介入器材,通过人体自然孔道或微小的创口将特定的器材导入人体病变部位进行微创治疗的一系列技术的总称。目前已经成为与传统的内科、外科并列的临床三大支柱性学科。衡水四院医学影像科下的介入治疗科在衡水四院跨越发展的大潮中,勇于迈进,并取得喜人的成绩。

   

介入治疗为患者带来生的希望

  2015年初,正当壮年的患者刘先生来到衡水四院看病。刘先生在北京诊断为原发性肝癌,但北京的医院认为患者由于肝癌体积较大,仅余36个月的生命,已经没有治疗的价值。来到衡水四院消化内科后,医生在查看病情后,和介入治疗科及时取得联系。介入治疗科主任随义带领团队对患者进行了全面检查,针对患者具体病情,认为可以采用介入治疗。医生为其制定了详细的治疗计划,实施介入微创手术。

经过6次介入治疗,患者的肝功能、甲胎蛋白等各项化验指标均正常。在随访中,患者精神状态、身体条件恢复良好。随主任说,“患者家属刚得知患者病情时,一直瞒着患者。直到在衡水四院接受治疗并取得良好的治疗效果后,才敢将患者具体病情告诉患者。”目前,患者恢复良好,对患者而言,这是一次勇敢的尝试,也为自己赢来了新的希望。

  

“小针孔 大作为”介入诊疗让原发性肝癌“无处可逃”

  随主任介绍说,原发性肝癌是临床上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全球发病率逐年增长,我国一直为肝癌高发国,目前我国发病人数约占全球的55%,在恶性肿瘤死亡率中仅次于肺癌。介入治疗是继内科、外科之后第三大治疗手段,对于小于3厘米的“小肝癌”据学者研究5年生存率可达65.4%。根据NCCN美国癌症治疗指南,介入治疗已经被推荐为中晚期肝癌的首选治疗方法。

  介入诊疗一般情况下采用局部麻醉的方法,在皮肤上开通2-3毫米左右的小孔,患者不会有明显疼痛症状,操作简单易行,安全可靠,术后卧床24小时如无特殊情况就可下床活动。该技术对患者创伤小、恢复较快、疗效明显。

那么,肝癌介入诊疗的原理是什么呢?随主任说:“正常肝细胞的血液供应20%-25%来自肝动脉,75%-85%来自门静脉。而原发性肝癌的血液供应90%-95%来自肝动脉,这就为血管性介入治疗肝癌奠定了解剖学基础。我们通过动脉穿刺的方法把一根导管直接送到肿瘤家门口,对肿瘤直接高浓度灌注化疗药物,对肿瘤细胞进行快速准确杀灭,然后再注入栓塞剂,把肿瘤血管营养来源切断,把肿瘤组织“饿死”,从而抑制肿瘤生长。后期我们联合射频消融技术通过穿刺将肿瘤‘热死’。双重介入治疗下有效改善患者生活质量,延长生存期。”

  “在癌症治疗领域,手术切除一度占据主导地位。但是,一旦病情已进入中晚期,就已不具备手术条件,病患只能进行放化疗。相比而言,介入疗法创伤小,痛苦少,疗效明显并且全身副作用小。”言简意赅,随主任一句话点出了介入疗法的优点。

  他进一步说,有四类肝癌患者适合做介入治疗。一是无法手术的肝癌患者或者小肝癌。二是为手术做准备,做介入使肿瘤缩小易于切除并减少复发或转移者。三是手术失败或复发的。四是肝转移瘤的姑息治疗。

 

保持乐观心态,相信自己

  随主任对一位老人仍记忆犹新。2008年,故城的马老太患肺癌入院,医院根据定期复查结果共计给予8介入治疗,患者病情得到稳定。在之后的7年体检中,患者病情没有复发,直到2015年患者去世。

  “虽患癌症,患者可以生存7年,这在医学上也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他说。战胜癌症,身体素质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患者要保持良好的、乐观的心态,给与自我积极的心理暗示。健康的心态是健康生活和健康身体的奠基。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可能会过度地注意生理健康,而忽略了心理健康。其实健康的心理也是非常重要的,不论是在疾病预防还是疾病治疗、术后护理过程中,乐观开朗的情绪都是可以让很多事情事半功倍。

  随主任介绍,目前介入治疗科已开展各部位肿瘤介入诊疗技术、外周动脉及静脉介入诊疗技术、食道支架、胆道支架、剖宫产后子宫切口瘢痕妊娠的介入治疗、CT引导下活检穿刺及微创介入诊疗技术等。衡水四院介入诊疗工作开展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当时在梁君奎院长、姜西良副院长为代表的老一代介入人率先开展各部位肿瘤介入诊疗技术,当初设备简陋、防护缺乏,在遥控胃肠下进行,为衡水市最早开展介入诊疗技术工作单位之一。随着近二十年发展,医学影像科已发展成诊断、治疗、教研为一体的综合性科室。二十年来,已经治疗近万例患者,邢台、安国、邯郸等市的患者慕名而来,为广大患者带去福音。

 

   

 

名医简介

 

随义   现任影像科副主任,介入科主任

  九三学社成员。现任衡水市抗癌协会肿瘤介入诊疗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衡水市抗癌协会肿瘤影像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曾在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北京军区总医院、河北省人民医院、河北医科大学附属第四医院进修学习介入微创技术及CTMR影像诊断。

  自参加工作以来一直从事于各种介入微创诊疗技术及CTMR影像学诊断技术。发表论文期刊10篇,衡水市科技成果2项。擅长各部位肿瘤介入诊疗;血管内及非血管支架植入术;CT引导下各部位活检穿刺技术;妇科各种疾病的介入诊疗(子宫切口瘢痕妊娠、子宫肌瘤、子宫腺肌症);股骨头缺血性坏死介入治疗;CTMR多发病、疑难病的诊断等。


揭开医学影像科神秘面纱系列一: 医学影像技术:发现“看不见”的病

上一篇

下一篇

揭开医学影像科神秘面纱系列二: 衡水市第四人民医院介入治疗绽放生命之花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